炒房区长,集体受贿案超50

来源:http://www.2ponto8.com 作者:新豪天地政策 人气:75 发布时间:2019-09-11
摘要:新豪天地,重庆市开县国土房管局原局长廖家启因玩忽职守导致多拨付给开发商的213万元无法收回,以及和妻子周某共同受贿30万元,经沙坪坝区检察院提起公诉,近日廖家启被法院以

新豪天地,重庆市开县国土房管局原局长廖家启因玩忽职守导致多拨付给开发商的213万元无法收回,以及和妻子周某共同受贿30万元,经沙坪坝区检察院提起公诉,近日廖家启被法院以受贿罪和玩忽职守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没收财产1万元;周某被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没收财产5000元。 法院审理查明,2003年下半年,在开县国土房管局办公大楼招投标准备期间,万州华成建筑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某、副董事长鄢某找到廖家启,请他和妻子周某一起吃饭。刘、鄢二人表示想承接办公大楼工程,请廖家启给予帮忙和支持。后在廖的帮助下,刘某挂靠的公司顺利中标。为表示感谢,2006年5月3日,鄢某以银行转账的方式送给廖、周30万元。因害怕受到查处,廖家启夫妇于2008年11月将这30万元退还。法院审理认为,二人退还该款的时间已间隔两年多,不能认定为及时退还,廖家启夫妇已经构成受贿罪。 另外,2003年,开县国土房管局下属事业单位开县房管处与四川万福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合作项目。廖家启作为该项目领导小组组长,在明知房管处超工程进度拨付款项的情况下,不严格履行领导和监管职责,导致多拨付的213.84万元至今无法收回。

摘要: 私设“小金库”、接受“好处费”——在一些国企中,少数公职人员故意避开监管搞违法违规的“小动作”,还容易形成一个部门贪污受贿的“小气候”——不仅个人犯罪,还带出串案、窝案 ... ...国企治“群蛀”需建立体防控体系  私设“小金库”、接受“好处费”——在一些国企中,少数公职人员故意避开监管搞违法违规的“小动作”,还容易形成一个部门贪污受贿的“小气候”——不仅个人犯罪,还带出串案、窝案。  “这种行为不仅破坏了所在单位的正常生产运营秩序,而且还导致大量国有资产流失、国家资源损毁。 ”透视这些案件背后,管理松弛、违规操作、监督无力,是国有企业滋生犯罪的温床。法律界人士建议,遏制此类集体犯罪行为发生,需要建立一套立体防控体系,畅通监督渠道。  内外勾结“群蛀”形成犯罪链  “一点辛苦费,不成敬意!”面对船务公司老板送来的1万元好处费,马某怦然心动。  马某是某国有船务公司的副总经理,分管公司船务部并负责船舶代理业务承揽以及审核结算等工作。李某和王某为其下属,分别担任该船务公司的船务部经理和船务部副经理。  2007年,三人在为一家私人船务公司提供外籍船舶代理服务时,通过娴熟的业务和良好的人际关系,为船务公司节约了不少费用。为此,船务公司老板陆续为三人奉上“好处费”40余万元。此外,三人还通过另一家小型船务公司,以虚构外籍船舶物料费发票的形式,先后数十次侵吞钱款共计50余万元。  法院认为,三被告分别构成受贿罪、贪污罪,判处马某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李某有期徒刑十二年、王某有期徒刑六年,并分别没收财产数万元。  在一些法院审理的国企职务犯罪中,一个单位内部人员往往“集体受贿”,此类窝案、串案比例甚至超过50%。例如虹口区法院近日发布的一份白皮书披露,仅该法院117件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中,窝案、串案就达60件之多。  据审理此类案件的法官介绍,该类案件往往呈现出“三多”现象:单位内部高层、中层干部共同结伙作案多,单位内部人员与社会人员勾结作案多,行贿人多头行贿,同单位多人收受贿赂多。之所以呈现“三多”现象,主要是一些犯罪不可能靠个人完成,必须上下左右“串”成一条线,从外部找到“机会”,再由内部人员提供“便利”,形成一条犯罪链条。一些犯罪分子也坦言,原以为这是领导“交办”的事,不会出问题;还有些人则碍于人情压力或上级压力,“不得不”就范。  一些法律界人士建议,企业应完善监督机制,从源头杜绝此类问题的发生,同时也应畅通外部举报机制,让监督者不受被监督者权力影响。  “事业成熟期”员工也需关心  “我没能把持住,对不起单位的培养! ”回首那段利欲熏心的往事,年近五旬的刘某后悔不已。  刘某22岁高中毕业就到一家集体企业参加工作,40岁出头就成为了单位所属菜场的场长。然而伴随着手中权力的增加,刘某也开始走上贪腐之路。他伙同副场长,在未支付房产转让款的情况下,以虚假交易的方式,将原属于公司所有的三套房产过户至自己名下,出租给商户。2006年至2012年间,他擅自截留租金11万余元,在单位内部予以私分。  尝到甜头后,刘某继续伙同副场长利用职务便利,采用签订阴阳合同、开具阴阳收据或不开收据的手法,将22万余元摊位租金截留后共同侵吞。  法院认为,刘某构成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四万元,并处罚金一万元。  法院审理中发现,此类犯罪的年龄段主要集中在35周岁至50周岁间。“这一年龄段的被告人多处于事业上升期或成熟期,因而成为腐败高发年龄段,值得引起注意。 ”一些法律界人士介绍,这一群体往往面临事业和经济双方面的心理压力,希望事业能更好,也追求更高的经济收益:“企业除了完善监督机制之外,也应建立合理的分配机制,劳有所得,同时加强对企业领导和员工的关心与教育,让他们不忘初衷。 ”  再隐蔽的“猫腻”也会留痕迹  周某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本科毕业生,30岁便担任了某国有出租车公司车管部经理,前途一片光明。但在鲜花和荣誉的簇拥下,周某的生活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奢侈,很快入不敷出。为了维护自己的虚荣,周某打起了小算盘。  一次,周某利用其负责所在单位车辆营运管理、机动车新车保险和车辆续保的职务便利,在与某保险公司进行出租车车辆保险业务往来中,收取了1万元好处费。在初尝甜头后,周某就一发不可收拾,先后多次收受多家保险公司业务员给予的好处费140余万元。对此,周某并不满足,他采用虚构事故车辆理赔分配表及理赔款收据的方式,通过车险理赔,骗取并侵吞公司公款100余万元。在负责公司旧车处置时,他还隐匿两辆旧出租车私自出售,获利5万余元。法院判决周某构成受贿罪、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财产十万元。  这类案件的被告人多具有大专以上学历,工作经验和社会阅历丰富,因此反侦查意识和能力强。据一些办案法官介绍,这也导致该类犯罪的方式较为隐蔽,犯罪手法复杂多样,具有很强的欺骗性,给案件的调查取证和审理裁判带来一定的难度。如贪污犯罪,多通过假账核销,私设“小金库”、贱卖单位财产等方式侵占国有资产;而贿赂犯罪多采取不留痕迹的“现金交易”方式。  “任何一种犯罪,不可能不留痕迹。”据办案法官介绍,即使再隐蔽的犯罪,本质还是犯罪,“猫腻”不可能消失不见。特别是作为专业人士,不可能不知道这些行为的后果和须承担的法律责任,更应该本着对企业、社会和自己负责的态度,拒绝犯罪。

摘要: 深读获悉,原中国民用航空总局空中交通管理局局长、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陈海鞠被上海市高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东航集团前副总经理陈海鞠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获悉,原中国民用航空总局空中交通管理局局长、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陈海鞠被上海市高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法院查明,多起受贿事实系企业老板出资供陈海鞠赌博。赌博是陈海鞠的爱好,他多次在代表单位出国进行商务谈判期间进入赌场豪赌,7天行程的商务谈判曾有4天在赌场度过,一次甚至刚下飞机就抛下同行人员和接待人员直奔赌场。退休东航副总在家中被带走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了解到,今年66岁的陈海鞠生于湖北省公安县一个农民家庭。根据东航集团的公开资料显示,1950年出生的陈海鞠毕业于厦门大学世界经济系,拥有硕士学位。1973年,进入民航业工作,先是在民航徐州站调度室任调度员,随后步步高升。1999年10月至2003年11月,陈海鞠先后担任中国民用航空总局空中交通管理局局长、党委副书记,兼任空管工程建设指挥部指挥长等职。2003年11月至2011年5月,陈海鞠任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任东方航空食品投资有限公司、上海东方航空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航食公司浦东二期工程项目领导小组组长。2013年6月8日,已经退休两年多的陈海鞠在家中被纪委办案人员带走,一个月后被依法逮捕。同年11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法院提起公诉。行贿人:没想到高级领导这么嗜赌!据中国新闻网报道,陈海鞠喜欢搓麻将,尤其喜欢和有业务交往的私企老板们一起搓麻将。下班后、双休日,他总是召集“牌搭子”在企业的棋牌室里搓麻将,常常通宵达旦。由于和私企老板们玩麻将“常胜”,陈海鞠开始不满足了,渐渐对外国的赌场感兴趣。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获悉,陈海鞠第一次到外国赌场是2003年。这一年,时任民航空管局局长的陈海鞠率团赴澳大利亚墨尔本,代表民航空管局与外商签约。这次出差期间,陈海鞠走进了墨尔本皇冠赌场。据法院事后查明,在这次赌博中,陈海鞠收受中航材招标公司副总经理闫某给予的赌资5000澳元。案发后,行贿人闫某交代:“我第一次和陈海鞠在皇冠赌场碰面时,没想到一个高级领导居然这么嗜赌。当时我没有准备,就给他换了5000澳币筹码。”从此以后,陈海鞠经常利用出公差的机会在境外豪赌,有时候甚至一下飞机就直奔赌场,将同行的人及接待人员抛在脑后。有一次,总共7天的商务谈判行程,他竟有4天在赌场里度过。据法院查明,2008年9月、2009年6、7月,陈海鞠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先后收受蒋某提供的赌资25万美元。2012年7月,陈海鞠在澳门收受蒋某提供的赌资20万港元。不仅自己捞钱,陈海鞠退休的妻子也搭上了丈夫的便车。法院查明,2008年4月至2013年6月,陈海鞠认可妻子朱某收受刘某通过深圳空管通信公司以“顾问费”名义支付的36万余元,而实际上,他的妻子朱某即未在深圳空管通信公司工作,也未提供任何劳务。民航工程成寻租工具法院查明,2001年至2013年,陈海鞠为他人承接工程等事项提供帮助、谋取非法利益,分别收受刘某、冯某给予的购房款260万元,刘某支付给陈海鞠妻子“顾问费”36万余元,闫某给予赌资5000澳元(折合人民币2.47万余元),蒋某给予赌资25万美元、20万港元(共折合人民币186.9万余元),马某给予价值5500元的鸡翅木根雕工艺品一件。2001年,陈海鞠利用担任民航空管局局长兼空管工程建设指挥部指挥长的职务便利,为民航通信深圳公司总经理刘某承接民航上海区域管制中心配套弱电系统工程提供帮助,后民航通信深圳公司承接了该项工程。2002年,深圳府林设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某为参与华北空管局的工程项目,通过陈海鞠介绍认识了华北空管局局长兼华北地区空管工程分指挥部指挥长段始黎,陈海鞠要求段在工程承接上对冯某予以关照。2002年4月,冯某以深圳新科特种装饰工程公司名义承接了民航北京区域管制中心屏蔽及精装潢工程。2002年,陈海鞠向民航华东空管局局长兼空管工程建设华东分指挥部指挥长张某等人推荐冯某,要求在民航上海区域管制中心精装潢工程承接上对冯某予以关照。2002年10月,冯某以深圳粤航装饰设计工程公司名义承接了民航上海区域管制中心精装潢工程。2004年7月,陈海鞠在购买上海市华泾路一处房产时,向刘某借款100万元,向冯某借款160万元;2004年11月,应陈海鞠要求,刘某转款100万元给冯某,用于归还陈海鞠购买前述房产时向冯某所借的部分钱款。至案发,在有能力归还的情况下,陈海鞠对刘某的200万元、冯某的60万元一直未还。2007年,陈海鞠利用担任东航集团副总经理兼上海航食公司浦东二期工程项目领导小组组长的职务便利,为刘某承接工程提供帮助,后刘某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深圳空管通信公司承接了上海航食公司浦东二期扩建工程弱电项目。二审中刑(九)出台终审改判13年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一审认为,陈海鞠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或者收受他人财物共计486万余元,构成受贿罪。2015年3月19日,上海一中院以受贿罪判处陈海鞠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受贿违法所得予以追缴。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获悉,一审宣判后,陈海鞠上诉,提出其在工作上有过贡献且身患多病,请求法院给予宽大处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期间,《刑法修正案(九)》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发布实施。修订后的刑法规定,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根据最新的司法解释,受贿数额在30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特别巨大,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法院认为,陈海鞠索取、收受贿赂数额486万余元,一审法院根据1997年刑法规定对陈海鞠的量刑适当,但在二审法院审理期间,鉴于法律发生变化,及陈海鞠具有认罪悔罪情节,一审法院对陈海鞠量刑过重。2016年6月24日,上海市高院终审改判陈海鞠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0万元,受贿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摘要: 上海浦东新区原副区长康慧军及其妻王孝琴,星期二(02/02)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其妻被告人王孝琴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六十万元拥14套房 上海“炒房区长”1000万财产来源不明 判无期 上海浦东新区原副区长康慧军及其妻王孝琴,星期二(02/02)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其妻被告人王孝琴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六十万元人民币。 法院同时发出判令,追缴康慧军、王孝琴夫妇非法所得一千八百余万元。  今年五十二岁的康慧军,一九九三年一月至二〇〇四年五月间相继出任浦东经贸局局长、国有独资公司上海陆家嘴(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主管浦东商务中心陆家嘴地区的土地交易数年。 为官期间,康慧军利用职便,在职务安排、项目承包、土地转让等方面为其秘书何某等数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其妻王孝琴收受他人钱款,以及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房产,受贿数额达五百九十万元。现年五十岁的王孝琴于二〇〇一年至案发期间,曾任恒康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特别助理。  法院查明,截至案发时,康慧军夫妇拥有的财产为三千余万元,扣除全部支出、合法收入和来源明确的所得部分,尚有价值一千二百一十一万余元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法院认为,被告人康慧军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其妻被告人王孝琴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  法院认定,康慧军在共同受贿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并具有索贿情节,属受贿情节特别严重。同时,考虑到康慧军具有自首、退缴全部赃款等情节,法院依法对其予以从轻处罚。由于康慧军的行为还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法院予以两罪并罚。   另外,被告人王孝琴利用康慧军的职务身份参与部分受贿,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经构成受贿罪共犯。法院以从犯论处。   据康慧军的辩护律师称,康慧军目前尚未决定是否上诉。 下页: “炒房区长”康慧军坐拥14套房产的腐败经历 长期掌握土地交易大权的康慧军,被称为“炒房区长”。截至案发时,他和妻儿名下的房产达14处。  2007年六七月间,中共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局级以上公职人员住房情况进行了一次普查。时任上海市浦东新区副区长的康慧军,居住在浦东新区陆家嘴核心地段的豪华楼盘“仁恒滨江园”内,住房面积320余平方米。当时康慧军在申报此处住房时,申报价格明显偏低。此后上海市纪委对此展开调查,结果查出这套当时市场销售价近1000万元的房产,康慧军利用职务之便仅花270余万元就顺利到手。这套房子日后成了康慧军腐败案的重要突破口。   现年52岁的康慧军,2004年被任命为浦东新区副区长。此前,他曾先后担任上海市浦东新区经济贸易局局长、上海陆家嘴(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主掌浦东商务中心陆家嘴地区的土地交易数年。而其担任浦东新区副区长后,分管的多个地区因区位优越,土地资源丰厚,被人戏称“浦东新地主”。   1993年至2001年间,康慧军利用担任陆家嘴集团总经理的职务便利,多次为上海仁恒房地产有限公司获取浦东世纪大道多个地块的土地使用权提供帮助。   2001年1月,康慧军以1999年开盘价每平方米1000美元(折合人民币8300元)的优惠价格,购得仁恒公司一期开发的一套144余平方米的房屋,总价人民币119万余元。   康慧军的辩护律师证实,当时康慧军急于想买仁恒一期房产,但一期已售罄,仁恒公司某高层索性将其自住房转卖给康慧军,不仅售房价格上有优惠,还外送所有家具和电器。   2005年至2006年间,上海房价迅速攀升,时任上海市浦东新区副区长的康慧军和妻子王孝琴决定换一套面积更大些的房产。他们看中了仁恒三期一套320余平方米的精装样板房。康慧军向仁恒公司吐露心意后,公司出台了一套“换房”方案:将康慧军此前144余平方米的旧房收回,再以1999年开盘价每平方米1000美元(折合人民币8300元)的价格让康补充面积差额,这样一来,康慧军以270余万元的总价拿下了这套当时市价近1000万元的豪华房产,样板房所有家具和电器白送。   经核实,康“换房”的购房价与市场价差额为489万余元,这也是其被控的受贿罪名最主要的资金构成。   法院查明,康慧军夫妇案发时所持房产达14处。据查,仅房屋出租一项,康慧军夫妇就从中获益133万余元。此前,他们在房屋转手买卖的“投资”上就曾获利568万余元。记者了解到,加上案发前已转手销售的数套房屋以及由于利害关系退还的几套房屋,经康慧军夫妇过手的房产超过20套。 (编辑:英臻)

本文由新豪天地发布于新豪天地政策,转载请注明出处:炒房区长,集体受贿案超50

关键词: 新豪天地注册 新豪天地

最火资讯